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中信资本在2018年爆雷不止 金字招牌蒙上了一层阴影

2019-12-04 10:52:05    来源:金融界

贵为中信系旗下的一级子公司平台,素有“中国黑石”的中信资本却在2018年爆雷不止。

从区块链到P2P,再到爆雷垃圾股,每一个坑都完美踏中,拥有20年历史的中信资本似乎正在褪去当初的光环。

本周一,知情人士告诉天眼君,中信资本香港总部遭拉横幅维权。据悉中信资本至少有7个产品爆雷,涉及上市公司东方金钰(5.70 -2.56%,诊股)、凯迪生态、天翔环境、步森股份、中超控股等。

旗下子公司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难辞其咎,资料显示,目前该公司旗下仍有46亿元的存续项目,其中约30亿元项目与爆雷上市公司挂钩。

除天翔环境尚未到期外,其余相关上市公司私募产品均已违约,受害投资者多达1000余人。

踩雷凯迪生态原委

在中信资本首页,我们可以看到,其将凯迪生态列为“优质案例”来佐证在资本市场的投资能力。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中信资本还是栽在了凯迪生态手上。

此前,有媒体曝光称,中信资本深圳资管公司作为管理人成立了多只私募基金,命名为迪信1号、2号、3号、4号、5号、8号,成立时间集中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之间,总金额超过10亿元。此外,在2017年8月-12月之间,中信资本的深圳资管公司再次为凯迪生态成立了私募基金产品,命名为信阳1号、2号,金额高达6.23亿元。合计来看,中信共为凯迪生态募资16亿,而且不少产品还锁定24个月封闭运作…

据购买该私募产品的投资者表示,信阳系列产品是有抵押物的,其中包括一个已经建好的电厂和三个在建工程。如果将抵押物拍卖,可能最低能回收7-8亿,可以覆盖6亿的信阳产品。但是,中信资本成立的其余10亿迪信产品,据称多为无抵押的信用债…

那么成立的私募产品底标为何物呢?有媒体此前得到了一份基金说明函,该私募产品的底标是“受让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凯迪生态作为最终支付义务的应收账款”。

业内人士表示,第三方财富公司所投资的债权通常为没有评级的“垃圾债”,利率高,风险高。在流动性充足的市场环境下,这些投资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不错的收益,但在市场缺乏流动性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大规模暴露。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迪信管理人多次强调中信方尽职尽责,但事实上可以注意到凯迪生态的净资产收益率早些年开始就每况日下,扣非后净利润更是自2014年起就没有好转,在 2017年年终同比增速直线下降。

资质差、股价跌的情况下,中信资本的深圳资管团队仍要执意为其融资,而且激进地搭上了10亿元为其做信用贷款…

爆雷大年接盘P2P债权

如果说中信为凯迪生态融资的做法还算保守的话,那么其在P2P爆雷大年仍“果断”接手上市公司旗下网贷平台债权则堪称激进。

东方金钰在2017年9月曾发公告称,旗下网贷平台上的债权性资产将转让给中信资本,而其获得的资金将用于偿还投资人以结清平台相关待整改的存量业务。

据了解,当时中信资本旗下的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其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合作金额不超过10亿元;而最终是中睿泰信三号将8.5亿元贷款给了旗下P2P,年化合作利率不超过11%。

只不过好景不长,当初有多激进,后续雷就爆的有多生猛。据悉,双方仅维持了半年多的和平就闹上法庭。深圳中级法院作出仲裁将东方金钰的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予以司法冻结。

一石激起千层浪。中信资本的一纸诉讼直接捅破了东方金钰为自己糊上的窗户纸,后续的系列违约更是接踵而至,而且东方金钰一复牌便吃了8个跌停,资金链陷入捉衿见肘的窘境。

当然,这两起案件都离不开背后的主心骨,中信资本的深圳资管团队。

据中信资本深圳资管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目前主要围绕资本市场和房地产业开展夹层融资、并购基金、地产基金、机遇投资、创新金融等业务。而目前从其踩雷的多家上市公司来看,该团队的做法难免有些激进。据报道,此前该团队发行的私募产品“信朗壹号”决定转战区块链,不少投资者要求实施回购,但怎奈回购资金也迟迟无法就位,造成该产品同样处于将要违约状态。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信资本多次发行涉及爆雷上市公司的私募产品,不免有为其背书之嫌。而且不少投资者反映,项目经理在对产品进行宣传时常常以“中信资本”的头衔和“保底”的承诺来吸引投资者,但中信资本方对天眼君表示,他们并无违规操作,而且产品中并未有“兜底”字眼。

也“结怨”中超控股

除却前述两家上市公司外,中超控股也被中信资本完美踏中。

据中超信阳伍号私募投资基金介绍,中信资本最后一次为中超放款是在2017年12月11日。而2017年一整年,大盘较稳的情况下,中超股价却一路下跌,中信资本仍然“放行”。

根据该产品介绍,本次原本预计为中超控股的控股股东发放信托贷款5.38亿元,而当时该控股股东是将其持有的中超控股2.53亿股股票质押给该信托计划,而且此前质押率预计为7折。但随着中超控股股价不断下跌,质押率也因此调低至5.3折。

2018年多爆雷,中超控股也并不例外。去年中超控股股价一度下跌至2.6元/股,而且股票在此之前已被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等法院部分/全部冻结,轮候冻结,这也对于中超控股控股股东的偿付能力造成了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件仍处于逾期状态,具体处理时间也尚未敲定。不少受害投资人已经在多个平台发声,力求逾期尽快处理。不少投资者表示,希望中信资本总部能注意到这些违规项目的发生,从而动用中信资本的力量来帮助深圳子公司妥善解决逾期、违约等问题。

一片雷声中,中信的金字招牌无疑蒙上了一层阴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