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比特币行情回落到每枚9556美元 国内的挖矿者们有了新想法

2019-07-24 14:23:09    来源:百家号——中国经济网

在经历2018年一整年的低迷后,作为公认的全球交易规模最大的数字加密货币——比特币在今年迎来转机,价格一度涨至每枚14000美元,但随即高位回落,币价一路下滑。截止7月17日14点,比特币价格回落到每枚9556美元。

起起伏伏的币价背后,国内的挖矿者们有了新想法。币客们坚信,比特币绝不是外界所认为的“骗局”。随着比特币产量即将再次减半,其“数字黄金”的地位将再次凸显。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了解到,挖矿者们的胃口已不再满足于国内“大数据产业”掩护下的偷偷摸摸,而是将目光投向境外,因为那里有他们梦寐以求的合法身份。

▲位于川西高原深山里依河而建的比特币“矿场”,成排的工业排风扇是其标志。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大山深处坚守的“挖矿人”

7月14日,四川西部某县。

“矿工”石亿对上游新闻记者做起“科普”。他解释,“矿工”的任务就是参与争夺记账权,他们24小时不停地进行计算一个数学问题——哈希谜题,成功的人就可以获得全球认可的记账权,这个过程就叫做“挖矿”。

在价格较低的2016年以前,比特币非常好“挖”,甚至普通电脑CPU就能完成。只需下载特定的软件,就可以自动计算、挖矿。

但随着币价上涨,想分一杯羹的人越来越多,“挖矿”计算内容就越来越复杂,对机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挖矿专业队应运而生。

石亿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来到K县前,他在重庆老家网吧里当网管,对于一些基本的网络知识还算了解。2016年7月,一位亲戚突然找到他,说自己在川西高原上的电站里面承包了一个计算机机房,缺一名网管,想请他去帮忙,工资待遇绝对比在老家当网管好。但当石亿到了“机房”才发现,这个所谓的机房,就是当时已经很火的比特币“矿场”。

石亿向上游新闻记者通俗地解释了挖矿和矿场的概念。挖矿是获取比特币的方式,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被称为挖矿机,挖矿规模化运营之后,这些电脑简化成装有风扇的盒子即“四不像”。这类“四不像”有专业的挖矿芯片,耗电量很大。随着挖矿人和挖矿成本的增加,专业挖矿人一般会组织专业挖矿团队,对机器进行规模化、集约化维护,以提高生产效率。使用专业的计算机、专门的维护人员以及专用的场地进行挖矿,这种场地就是矿场。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电是比特币挖矿最重要的生产要素。电费成本约占矿场总成本的70%以上。用电成本往往能决定一个矿场能否赚钱,所以也成就了比特币矿工们“逐电而居”的特性。

四川省境内各条江河上梯级开发的各家大大小小的水电站,生产着全中国最廉价的电力。但因为缺少特高压输电线路,这些生产出来的电力无法输出大山,只能成为“弃电”。缺电的比特币矿场与“弃电”的水电站,成就了四川“世界矿都”的外号。

但在币价的上涨、监管政策、能源环境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世界矿都”正面临挑战。

▲位于川西高原深山里依河而建的比特币“矿场”一角, 高压电在机房外降压后供矿机使用。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比特币上半年涨幅超过200%

截止7月16日上午11时,比特币价格报10835美元/枚,对比今年1月初3500美元的价格,上半年比特币价格累计涨幅超过200%,收益率将全球所有股票市场、大宗商品等风险资产远远甩在身后。其中,6月26日,比特币价格更是瞬时突破13000美元,创下2018年1月以来的新高,总市值高达2247亿美元,相当于英特尔公司的市值。

但比特币在暴涨之后迅速迎来“过山车”行情。北京时间7月15日上午,比特币价格跌破1万美元,24小时最大跌幅超过10%。比特币的下跌还带动了众多其它数字货币下跌。市场上排名前35的虚拟货币,在进入七月后均出现下跌。排名紧随比特币后面的以太币,仅在7月15日就下跌15.09%。

比特币的设计者“中本聪”曾公开对外表示,根据比特币设置的特性,每隔数年产量就会减半。币圈普遍认为,虽然这种减产将降低“矿工”挖矿热情,但会造成比特币的供应减少,进而推升比特币的价格。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11月起变化巨大。页面截图

社交巨头脸书推动价格暴涨

但对于此次比特币价格暴涨的原因,主流市场意见认为,这主要与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Libra有关。脸书近日公布了其社交网络加密货币Libra的计划,这一加密货币项目的推出点燃了市场热情,因为市场认为加密货币有可能走向主流。

分析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指出,脸书推出Libra这一事件,不足以推动比特币获得如此大的涨幅,其避险属性也是另一大因素。最近在中美贸易争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伊地缘局势升温的情况下,大量投资者买入比特币来作为避险资产,以对冲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

比特币的过山车行情令人心跳加速、血脉贲张,大开大合的走势也令许多人直呼看不懂。多位长期关注比特币价格的“币客”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未来比特币价格何去何从是现在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到底是重蹈之前暴涨后急转直下的覆辙,还是借助比特币即将产量对折的东风,开启比特币的牛市?

▲比特币矿场机房,密密麻麻的电线让人恐怖。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矿主气色转好看涨明年行情

上游新闻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拥有1万多台比特币矿机的“矿主”老张。比起去年11月,老张最近的气色好了很多,“最近币价好了很多,我们压力也没有那么大了,至少不用每天害怕睁眼就是亏损了。”

对于矿场而言,矿场的收益=生产的比特币×币价-矿机成本-电费-维护费及人工成本-矿场折旧费。矿主老张提醒记者说,比特币的产量每时每刻都在衰减,价格也是时刻在变化,所以每台机器的效益也是时刻在变化。“去年币价只有4000美元左右,现在1万美元左右,我们压力真的小了很多,但明天是怎么样的,永远不知道。”

老张曾估算过,他在矿场里这批机器总价值约有1亿元人民币,每个机器加上折旧、电费等月均成本,大概是100元。得益于最近半年来币价上涨,单个矿机的月均收益可以达到近140元,也就是说每台机器月净赚达到40元,“只能说最近价格高赚钱,但是过两天价格又变化了,就又不知道是亏还是赚了。”

朱龙是和老张一样在川西某地租地开矿场的重庆商人。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从2013年开始接触虚拟货币,一直很看好这个行业的发展,自己在比特币上的投资也收获颇丰,“从最开始的几十万,到现在应该有几百万吧,没有具体算过,反正这几年的生活支出,全部从上面提钱。”

对于近半年来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上涨,朱龙表现得很淡定。“数字黄金”这个词是他口中的高频词汇。“玩到现在都是坐庄的问题了,10年间涨涨跌跌大家都经历过了,也成熟了,关键是谁去垫背的问题。”朱龙说,自己在币圈中见过很多因此暴富的人,但更多的则是亏得倾家荡产的人。他认为普通人对于比特币这种具有高度投机性的活动,如果坚持按照“买涨不买跌”的策略来进行,“他不亏钱谁亏钱?”

对于手上持有多少比特币,尽管记者再三追问,朱龙都不愿意透露,“我现在币多,现在价格虽然比原来好多了,但我的策略就是持币观望,我看好明年比特币产量降低之后的价格。”

赴国外挖矿的机会和冲动

上游新闻记者曾在2018年10月底探访过川西高原深处的各大矿场(详见《比特币十年“矿场”调查:暴利已成往事,矿主亏到肝疼》)。但与那次相比,今年的矿场有了新变化。

“目前矿场的身份越来越尴尬,处于一种灰色地带,今年这边的矿机都少得多了。”石亿告诉记者,因为川西部分地方政府去年曾以水电站名义收取了矿场价格不菲的“管理费”,所以今年矿场运营者们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都选择远走西北。“那里不仅电价和这边一样,而且相关政策环境也要宽松一点,有关方面的容忍度要高很多。”朱龙补充说,但默许比特币矿场存在的地方政府压力很大,因为比特币天生的种种不足,“这些问题处理不好,是要惹大麻烦的。”

有大量矿机存在的川西某市政府人士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国家层面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是明确禁止的,他们需要坚决执行。但对于“挖矿”这样虚拟货币生产行为,国家没有明确政策要求封禁,作为基层政府他们也无法去判别是否合法。“矿场”对于当地除了电力方面没有任何的税收、就业等经济贡献,反而带来一定的安全风险,这才是让他们感到无奈的。

据了解,在国家政策层面,“挖矿”等生产虚拟货币的行为,已经被定性为“伪金融创新”。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的一份文件显示,2018年初,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要求,限制偏离实体经济需要、规避监管的“创新”,因此对于与实体经济无关的伪金融创新不应予以支持。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要求,各地应多措并举,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

除了政策环境的变化,川西今年夏天矿机减少的原因还和水有关。矿场运营者朱龙对上游新闻记者说,矿场选择在川西腹地“挖矿”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水带来的便宜电价。从2016年开始,相关部门对于比特币挖矿用电进行了严控,矿场用电受到多方监管,“而且今年夏天最大的问题是往年丰水期4月25日就到了,今年6月25日都还是一点点水,没有水库弃水的富余电力,挖矿也是空话,只能离开。”

朱龙和他的生意伙伴试图走出去。他们了解到,目前俄罗斯、加拿大等国对于比特币“挖矿”是持正面态度,部分地方政府甚至主动出面希望投资者能前往投资,“这些地方都很希望我们去发展,我们也希望有一个合法身份。”

7月中旬,朱龙坐上飞往东非某国首都的航班,他将在那里考察,准备在非洲“挖矿”。朱龙对上游新闻记者坦承,东非最吸引他们的原因,就是当地政府愿意从他们的生意上收税,“收税就有监管,有监管就合法了,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认可。”

和朱龙一样,“往外走”是比特币圈子里目前的“流行趋势”。相比国内对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收紧的政策,部分国家的监管较松,甚至颁发牌照给相关经营者,相关配套的比特币交易所等上下游产业也相对齐全,这些都是朱龙们出走的理由。

对于出境投资资金从何而来,朱龙回答很干脆,“用比特币在当地买。”对他来说,无论是在中国还是非洲,无论是在川西河谷还是东非高原,比特币对于他来说,都是稀缺的“数字黄金”。

来源:上游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