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信托投资占净资产80% 间接小股东4.8亿信托违约坑了丰华股份

2019-03-26 16:18:33    来源:第一财经

常在河边走,终究要湿鞋。继两年前控股股东为他人担保的信托借款违约导致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之后,丰华股份自己也成了信托违约的“苦主”。

丰华股份3月23日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3月20日、23日,分两笔投资的厦门信托4.8亿元信托产品,因为融资方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新兆)流动性困难,于3月20日到期的第一笔,目前无法收到本金,23日到期的第二笔,预计也不能到期收回。

近几年来,经营没有起色,丰华股份信托投资却出手大方。2015年和2017年中,丰华股份理财产品投资余额分别达3.2亿元、4.2亿元,占其同期净资产的70%以上。而此次违约的4.8亿元信托,更是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1%左右。

违约的两笔信托是单一信托产品。迄今为止,丰华股份未曾披露资金用途和重庆新兆的经营、负债等信息;而融资方重庆新兆,注册资金仅160万元,涉及信托金额高达其注册资金的300倍以上。

3月23日,上交所已发出问询函,要求说明购买上述信托的资金来源、担保方式、决策程序和主要决策人,信托资金认购重庆新兆投资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的原因、决策程序和主要决策人,以及该公司、厦门信托对新兆投资的尽职调查等情况。

信托投资占净资产80%

厦门信托产品违约来得有些突然。就在3月22日,丰华股份还公告称,已收到厦门信托支付的2018年9月至2019年3月的信托收益906万元。3月23日的公告中称,预计第二期约674万元收益将于3月25日收到。然而4.8亿元本金却无法按期收回。

根据丰华股份披露,上述两笔信托计划的期限均为365天,预期信托净收益率为6.5217%/年,属于风险较低且可控的产品。而此次违约的原因,是信托对应的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发行方重庆新兆出现流动性困难,短期无法支付本金,该公司拟与重庆新兆,签署债务展期协议,并要求对方提供足额抵押或担保。

丰华股份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丰华股份总资产6.66亿元,净资产6.06亿元,营业收入6179万元,净利润1652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47万元。仅其他流动资产就达5.72亿元。仅上述信托投资,就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1%左右。

最近几年来,丰华股份的经营一直没有起色。2015年至2017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8183万元、1.05亿元、945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563万元、9257万元、1.06亿元,扣非后则为-521万元、411万元、-138万元。

在此情况下,丰华股份却将大量资金用于理财,且规模逐年上升。2015年和2017年,公司的理财产品余额分别达3.2亿元、4.2亿元左右,占其同期总资产的50%、64%以上,占净资产的近70%、71%以上。

理财、信托投资,带来了相对可观的收益。数据显示,2015年,该公司收到购买重庆信托产品的投资收益1024万元、理财产品收益230万元,合计约1254万元。2016年、2017年,其理财、信托投资收益分别为1037万元、1142万元。

根据公司2019年1月30日披露的业绩预报显示,其2018年业绩预计约减少7500万元,同比减少70%左右。若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其净资产可能也将大幅下降。

融资规模是注册资金的300倍

根据丰华股份披露,违约的信托产品全称为“厦门信托-丰华1号投资单一资金信托”。该信托可能是定向发行,投资人可能也只有丰华股份一家。但丰华股份并未披露重庆新兆的业务、经营、资产、负债、资金用途等相关情况,以及与该公司之间的关系。目前重庆新兆的资产、负债、业务等情况无从得知。

3月23日,上交所已发出问询函,要求说明购买上述信托的资金来源、担保方式、决策程序和主要决策人,信托资金认购重庆新兆投资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的原因、决策程序和主要决策人,以及该公司、厦门信托对新兆投资的尽职调查等情况。

不仅丰华股份披露信息有限,公开渠道有关重庆新兆的资料也极为有限。但可查资料显示,重庆新兆规模极小,与4.8亿元的借款金额不成比例。

启信宝信息显示,重庆新兆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地址为重庆九龙坡杨家坪正街8号3幢12-7号,经营范围为投资、投资咨询、企业管理等,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均为唐先明,出资比例为100%,监事为蔡莉莎。2015年10月13日,重庆新兆进行过了数项工商登记变更,一项是出资变更,出资人由刘琪、杨宁变为唐先明,市场主题类型由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变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也由刘琪变为唐先明。

除了重庆新兆,唐先明名下还关联两家企业,但规模同样极小。其中,重庆海通木业有限公司(下称海通木业)由唐先明、蔡莉莎各自出资50%,目前为存续状态;另一家为重庆大渡口区刘家坝木制品厂,注册资金仅4万元,唐先明为法定代表人,目前已经注销。

无论是重庆新兆,还是海通木业,规模都非常小。其中,重庆新兆注册资金仅160万元,海通木业更是只有100万元。上述信托规模是重庆新兆的注册资金300倍以上。规模如此之小的公司,却融入巨额资金,究竟作何用途?

事情可能并非如此简单。重庆新兆还对外投资了一家公司——渝商集团。根据启信宝资料,渝商集团注册资金34.2亿元,重庆新兆出资4000万元,占比约1.17%,在股东中并列第十一位,远超其注册资金规模。

渝商集团的股东,囊括多家重庆知名企业。启信宝资料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为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鑫控股),出资额15.72亿元,占比45.9559%;重庆龙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2.5亿元,占比7.3085%;金科股份出资98.81%的重庆金科实业集团弘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1亿元,占比2.92%。

存间接关联关系

丰华股份为何会与重庆新兆发生了巨额资金往来呢?答案可能隐藏在丰华股份的股东身上。虽然注册地在重庆,但丰华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却是来自重庆的知名企业隆鑫控股,持股比例为33.45%。

根据公开信息,除了丰华股份,隆鑫控股还控股了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同时大力布局金融业务,发起成立了H股公司瀚华金控,瀚华金控又牵头发起重庆富民银行。此外,隆鑫控股还是重庆农商行的主要股东之一。

除了股东地域之外,重庆新兆和丰华股份在股权上也存在间接关系。截至2017年12月底,重庆渝商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渝商实业),还持有丰华股份0.08%的股份,而渝商实业由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出资。而重庆新兆又是渝商集团的股东,即丰华股份的间接小股东,两者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隆鑫控股、渝商集团、丰华股份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均为涂建敏。由于有关唐先明、重庆新兆的个人经历、企业信息极少,两者与丰华股份、隆鑫控股的更多关系和往来,目前无从得知。

在3月23日的问询函中,上交所也明确要求丰华控股对重庆新兆与丰华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关系,信托资金是否直接、间接地提供给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关联方使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丰华股份公司、厦门信托对重庆投资的尽职调查,包括重庆新兆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主营业务,财务状况,信托资金的使用进度、投资方向等问题做出说明。

这不是丰华股份第一次卷入信托违约事件。上一次是因为大股东隆鑫控股为他人融资担保,融资方违约导致隆鑫控股所持隆鑫通用、丰华股份当时市值97亿元的股份全部被法院冻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