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魏银仓涉嫌侵占10亿财产:4家关联公司被起诉

2018-11-28 11:10:0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魏银仓涉嫌侵占10亿财产:4家关联公司被起诉

银隆控股公司高管办公楼内,已经“人去楼空” 每经记者方京玉摄

编者按:

近日,银隆新能源主动对外声明原董事长魏银仓及原总裁孙国华涉嫌侵占公司财产逾10亿元,此后又进一步透露,魏银仓涉及超过7.8亿元的3起民事诉讼立案信息,被告方中除魏银仓、孙国华外,还涉及银隆新能源的4家关联公司。

今年以来,银隆新能源遇到的麻烦不断,从“停产传闻”到“两日查封”,但近来最为引人注目的,还属“涉嫌侵占公司10亿财产”一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前往银隆新能源多个基地展开调查,除了深入挖掘公司原董事长涉嫌侵占公司财产一事,还有各基地的生产现状。

每经记者 陈鹏丽 方京玉 每经编辑张海妮

作为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新能源)的创始人,魏银仓如今陷入了如履薄冰的境地。11月13日早上,银隆新能源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自曝“家丑”称公司发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元,目前公司已经提起诉讼,并向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据透露,上述金额中,涉及刑事犯罪的金额为2.7亿元,涉及民事部分的金额超过7.8亿元。

紧接着,11月15日,银隆新能源微信公众号再次发布长文,对魏银仓进行“斥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银隆新能源“晒”出来的三张立案信息截图显示,上述7.8亿元财产侵占起诉的被告方涉及魏银仓、孙国华、珠海恒古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古投资)、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隆控股)、珠海市一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品物业)、珠海市神通电动车能源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神通电动车)。11月22日,记者前往珠海对上述四家公司进行调查发现,银隆控股已经整体搬走,公司注册地人去楼空;至于其他几家公司,记者在走访中也未能见到其“真身”。

银隆新能源到底发生了什么?魏银仓与孙国华如何陷入超过10亿元的财产纠纷?

被告方涉及4家关联公司

据银隆新能源方面披露,涉案金额超过7.8亿元的三起诉讼案件分别是:一,银隆新能源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起诉魏银仓、孙国华、恒古投资、银隆控股及一品物业,涉案金额是4.17亿元;二,银隆新能源子公司珠海广通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广通)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为案由,起诉魏银仓、孙国华、恒古投资、银隆控股及神通电动车,涉案金额为2.58亿元;三,银隆新能源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为案由,起诉魏银仓、孙国华及银隆控股,涉案金额为1.08亿元。

可见,上述三起案件中,涉及金额最多的是第一起,涉及的法人被告包括恒古投资、银隆控股及一品物业。11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珠海走访了解到,银隆控股的人员已基本从办公地址撤离。恒古投资与银隆控股的注册地址在同一栋办公楼。工商资料显示,恒古投资的注册地址是在银隆控股公司内第1栋的2楼。不过,记者在现场看到,1栋大门紧闭,公司大门外面悬挂的牌匾上也无恒古投资的身影。

恒古投资是汇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能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而汇能投资则是由魏银仓间接持股100%,目前汇能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是魏银仓的侄子魏国华。恒古投资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金为4.5亿港元。恒古投资的前称是“珠海市恒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变更公司名称,孙国华及魏国华均在恒古投资担任高管职务。

一品物业的注册地址是银隆控股旁边的“山海一品”住宅小区,由于未被允许进入小区,因此记者也未能看到一品物业的身影。

对于这一起涉案金额达4.17亿元的诉讼案,记者又于11月26日尝试与银隆新能源方面取得联系,公司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该诉讼已被司法部门受理,在最终判决结果出来前,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由于银隆新能源是非上市公司,因此其对外披露的最新财务报告是格力电器于2016年9月份对外披露的《格力电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修订稿》(以下简称《草案》)。根据这份《草案》,一品物业曾一度是魏银仓所控制的银通投资集团直接持股100%的子公司。

同时,一品物业也曾对银隆新能源存有大量其他应付款。《草案》显示,截至2015年末,一品物业对银隆新能源的应付账款余额为0.61万元,其他应付款余额为3108.16万元;截至2016年6月底,一品物业尚拖欠银隆新能源0.61万元,而其他应付款数额变为0元。2016年上半年,银隆新能源对一品物业的应收款骤降的背景是,当时银隆新能源正在筹备被格力电器收购的事项,相关关联交易及欠款被逐步理清。

神通电动车曾是银隆大客户

在银隆新能源起诉的4家公司中,最重要的要数神通电动车。因为神通电动车在2014年、2015年曾是银隆新能源的前五大客户之一。2014年,神通电动车是银隆新能源的第一大客户,当年银隆新能源对其销售了8813.58万元产品,约占银隆新能源总体销售收入的1/4;到了2015年,神通电动车变成银隆新能源的第三大客户,当年度贡献的销售收入达5.82亿元,占到2015年度公司总收入的15.08%。

据披露,神通电动车主要作为银隆新能源子公司珠海广通的客车品牌经销商,从事广通牌客车的销售和租赁业务。2014年、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银隆新能源累计向其销售了1101辆新能源汽车和9个充电站。

如此高销售收入的背后,银隆新能源对神通电动车的应收账款也很高。《草案》披露,截至2015年底,银隆新能源对神通电动车的应收账款余额已经高达5.5亿元,而截至2014年底,这个应收账款余额尚为1.03亿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神通电动车尚拖欠银隆新能源逾5亿元。

这是否与银隆新能源此次起诉神通电动车有一定关联?11月26日,记者也就此与银隆新能源方面联系,但相关人士表示,在判决结果出来前,不便透露更多的信息。

根据《草案》,银隆新能源2016年1~6月对神通电动车的销售额大幅下降至384.62万元。银隆方面对此给出的理由是,2016年因银隆新能源基于未来发展战略和经营模式考虑,且为符合银通投资集团及魏银仓关于规范关联交易的承诺,因此银隆新能源未再向神通电动车进行销售或通过神通电动车进行销售,这导致2016年1~6月对神通电动车的销售额大幅下降,神通电动车退出银隆新能源前五大客户名单。

工商资料显示,神通电动车目前是由珠海市盛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持股,魏银仓方面已通过股权转让退出。不过,自2014年起,神通电动车曾先后作为银隆新能源的参股公司、控股公司、全资持股公司、董事长魏银仓控制的公司、魏银仓间接参股公司。在格力电器2016年9月份披露的《草案》中,神通电动车也由此被认定为银隆新能源的关联方。

魏银仓曾多次从公司借支款项

记者注意到,《草案》提到:“因后续偿还前期研发投入所筹集资金的需要,魏银仓暂从银隆新能源借支了部分款项,具体通过银通投资集团或孙国华等账户支付,形成对该等单位的其他应收款挂账。”

这短短的一句话证实,魏银仓曾以借支方式“占用”公司资金。根据《草案》中披露的银隆新能源“关联方应收应付款项余额”,截至2014年底,孙国华拖欠银隆新能源4.01亿元;截至2015年底,孙国华拖欠银隆新能源1.91亿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孙国华仍拖欠银隆新能源440万元。

而以魏银仓名义的借支,截至2015年底,魏银仓拖欠银隆新能源245万元。不过到了2016年6月底,这笔款项显示已经还清。

银通投资集团截至2015年底尚拖欠银隆“其他应收款”2.37亿元,不过这笔欠款半年后已结算完毕。

对于魏银仓的借支事实,《草案》中也表示:“上述事实的实质为银隆新能源第一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前期自行投入资金所形成的研发成果在银隆新能源成立后无偿由银隆占有及使用,其因需偿还前期部分借款而从银隆借支了部分款项。截至2016年6月底,上述款项已经基本清理完毕,银隆新能源对银通投资集团和孙国华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分别为0元和440万元,其中对孙国华的剩余其他应收款性质主要为员工备用金借款。”

《草案》还提到,银隆新能源各报告期末“其他应收款”主要为资金往来、押金及保证金、备用金等,其中资金往来余额较大,主要系公司与关联方及其他第三方的资金周转所致。截至2014年末、2015年末和2016年6月末,银隆新能源对关联方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合计分别为6.32亿元、5.12亿元和663.16万元,2016年上半年银隆对关联方的其他应收款大幅减少,已基本清理完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