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行贿5亿美元供高管买豪宅?高盛深陷一马基金泥潭

2018-11-23 16:12:5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华尔街之王”高盛(Goldman Sachs)经常行走在悬崖边缘,稍有差池难免堕入深渊。

最近,高盛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 (下称“一马基金”,1MDB)丑闻中越陷越深。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因高盛“挖坑”遭受到了巨额损失,忍无可忍,把它直接告上了法庭。

这家高盛的大客户是来自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下称“IPIC”),曾是马来西亚一马基金的合作伙伴。当地时间11月21日,IPIC正式向纽约州地方法院起诉高盛及部分涉事个人,要求赔偿。目前尚不清楚IPIC索要的赔偿金额。

在2010年因为在全球信贷危机前后的行为而频频受到美国国会抨击后,高盛花了很长时间修复其形象。好景不长,这次一马基金丑闻中,高盛又深陷泥潭。

行贿5亿美元供高管买豪宅?高盛深陷一马基金泥潭

越来越多人卷入其中

IPIC控告的理由是高盛在这桩“大型国际阴谋”中扮演了核心角色,且高盛向IPIC前高管行贿,利诱他们配合这场阴谋。

从2012到2014年,IPIC的高管与一马基金达成一系列协议,投资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在2015年,IPIC为高盛安排的、一马基金发行的近35亿美元债券提供担保。

IPIC在诉状中称,高盛贿赂了IPIC前董事总经理哈德姆·阿尔库拜西(Khadem al-Qubaisi)和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Aabar)的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阿尔胡塞尼(Mohammed al-Husseiny)。

阿尔库拜西接受了将近5亿美元(约合35亿元人民币)的贿赂,被他用来购买在美国洛杉矶和纽约的豪宅。作为交换条件,阿尔库拜西和阿尔胡塞尼操纵了IPIC和阿尔巴对一马基金的投资。据媒体报道,阿尔库拜西已在阿联酋被拘禁26个月。

美国与马来西亚的检方都认为,这些交易是精心设计的骗局,以便相关个人从一马基金中盗走大额资金。

在一马基金因丑闻曝光违约后,当时的马来西亚政府在一项和解协议中同意偿还IPIC的损失,不过,这一和解方案目前遭到了马来西亚新政府的质疑。

高盛扮演“核心角色”

一马基金是马来西亚时任首相纳吉布在2009年成立的国有全资投资基金。一马基金成立时宣称的目的是通过各类全球合作投资和外国直接投资项目,发展马来西亚经济,最终造福国民。

但美国司法部指控称,2009年至2014年间,一马基金的高管及其同伙从该基金挪用了大约45亿美元。目前,一马基金是至少六个国家的腐败和洗钱调查的对象。

IPIC在起诉书中认为,高盛在丑闻中扮演了“核心角色”。当然,高盛因为一马基金案已经惹上了多起官司。

此前在11月1日,美国司法部起诉两名前高盛员工,指控他们帮助一马基金洗钱,这是美国司法部首次对一马基金丑闻提出的诉讼。这些起诉和调查都引发了高盛这家昔日“华尔街之王”的企业文化与管控的问题。

被控涉事的个人包括高盛前合伙人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莱斯纳是高盛在2012年和2013年为一马基金出售3只债券筹集到65亿美元的主要推手。在这些交易中,莱斯纳为公司赚取了5.93亿美元的佣金,一马基金也成为了当年最令高盛赚钱的客户之一。

莱斯纳在庭审时表示这笔承销“为高盛带来了可观的费用和收入,在很多情况下,高盛引以为豪”。

行贿5亿美元供高管买豪宅?高盛深陷一马基金泥潭

然而蹊跷的是,高盛在这几次承销中得到的佣金比例为9%,是国际上承销风险债券行业平均水平的好几倍,明显不合常规。

据报道,筹集到的65亿美元有超过27亿美元被转移到由莱斯纳和马来西亚金融家等人控制的账户,用来向政府官员行贿。

目前莱斯纳已对这件事的共谋刑事指控认罪。他承认帮助洗钱并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现年48岁的莱斯纳将被罚款4370万美元。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透露,莱斯纳将继续协助调查高盛,这令高盛所面临的法律压力不断升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着案情的深入,高盛前CEO也被发现难逃干系。美国司法部在法庭文件中提及的,高盛前CEO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曾于2009年与纳吉布共同出席了一马基金的会议。

不过,一直以来,高盛的说法是,它在一马基金交易中被马来西亚的一些银行家误导,不知道该基金涉嫌挪用资金或涉嫌向马来西亚政府官员行贿。

在美国司法部正式起诉前,高盛与检察官进行交流时还坚称,莱斯纳等人向公司谎报了他们的行为,并隐瞒信息。不过,莱斯纳在认罪声明中却称,自己的罪行与高盛倾向保密的企业文化有关:“我与高盛的其他员工和经纪人共谋,而向高盛的某些合规和合法雇员隐瞒事实,这在很大程度上符合高盛的文化。”

高盛将付出惨痛代价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盛在一马基金的交易问题上“欺骗了”马来西亚。马哈蒂尔称,有证据表明是高盛做了错误的事情,不过他并未说明具体细节。

马哈蒂尔还称,考虑到高盛在一马基金丑闻中扮演的角色,不排除未来禁止该投行在马来西亚开展业务的可能性,并警告高盛,“我们正在关注”此事。同时,马来西亚财长林冠英也表示,对于高盛经手一马基金的问题交易,马来西亚将寻求高盛退还所有交易收费。

马哈蒂尔指定的接班人安华(Anwar Ibrahim)还在新加坡发表了严厉的言论,称高盛“必须明白,与越界行为和犯罪勾结是不可原谅的”。

在美国,高盛同样将面临处罚。根据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反贿赂法规定,除了应该退还相关约6亿美元的费用外,高盛还将会受到最高两倍的罚款。

根据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的估算,高盛在美国的诉讼风险包括起诉和调查,估计成本可能超过20亿美元,其中超过10亿美元来自一马基金丑闻。

一马基金丑闻还可能影响到高盛的整体银行业务布局。IPIC是高盛投行业务的长期客户,多年来雇用高盛提供融资与交易建议。

据熟悉高盛地区业务的人士称,如果阿联酋在此次事件后,将业务从高盛转走,可能会影响其他中东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心态,特别是沙特,从而影响到高盛的整体布局。

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在11月21日将高盛评级下调至持有,目标价从291美元下调22%至226美元。摩根士丹利称高盛在一马基金丑闻调查中扮演的角色增加了公司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行贿5亿美元供高管买豪宅?高盛深陷一马基金泥潭

过去一个月,高盛股价下跌了近14%。20日更是收于两年来的低点。高盛目前市盈率仅为7.1倍,远低于过去五年11倍的平均水平,仅高于金融危机低谷时期的7倍。

不过,让人称奇的是索罗斯在高盛股票上又现“神操作”,其对高盛的持股从二季度末的64814股降到三季度末的28206股,减持了超过一半持仓,躲过了大跌。

相关阅读